av无码波多野结衣在线看

给我个优美的散文开头我相当作文开头用 最好写景物

问题描述:

给我个优美的散文开头
我相当作文开头用 最好写景物
1个回答 分类:语文 2014-10-02

问题解答:

我来补答
  朋友,你到过天山吗?天山是我们祖国西北边疆的一条大山脉,连绵几千里,横亘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之间,把广阔的新疆分为南北两半.远望天山,美丽多姿,那长年积雪高插云霄的群峰,像集体起舞时的维吾尔族少女的珠冠,银光闪闪;那富于色彩的不断的山峦,像孔雀正在开屏,艳丽迷人.
  天山不仅给人一种稀有美丽的感觉,而且更给人一种无限温柔的感情.它有丰饶的水草,有绿发似的森林.当它披着薄薄云纱的时候,它像少女似的含羞;当它被阳光照耀得非常明朗的时候,又像年轻母亲饱满的胸膛.人们会同时用两种甜蜜的感情交织着去爱它,既像婴儿喜爱母亲的怀抱,又像男子依偎自己的恋人.
  如果你愿意,我陪你进天山去看一看.
  夜暮中,草原在繁星的闪烁下或者在月光的披照中,该发生多少动人的情景,但人们却在安静的睡眠中疏忽过去了;只有当黎明来到这草原上,人们才会发现自己的马群里的马匹在一夜间忽然变多了,而当人们怀着惊喜的心情走拢去,马匹立刻就分为两群,其中一群会奔腾离你远去,那长长的鬣鬃在黎明淡青的天光下,就像许多飘曳的缎幅.这个时候,你才知道那是一群野马.夜间,它们混入牧群,跟牧马一块嬉戏追逐.它们机警善跑,游走无定,几匹最骠壮的公野马领群,它们对许多牧马都熟悉,相见彼此用鼻子对闻,彼此用头亲热地磨擦,然后就合群在一起吃草、嬉逐.黎明,当牧民们走出蒙古包,就是它们分群的一刻.公野马总是掩护着母野马和野马驹远离人们.当野马群远离人们站定的时候,在日出的草原上,还可以看见屹立护群的公野马的长鬣鬃,那鬣鬃一直披垂到膝下,闪着美丽的光泽.
  我不由得停住了脚步.
  从未见过开得这样盛的藤萝,只见一片辉煌的淡紫色,像一条瀑布,从空中垂下,不见其发端,也不见其终极,只是深深浅浅的紫,仿佛在流动,在欢笑,在不停地生长.紫色的大条幅上,泛着点点银光,就像迸溅的水花.仔细看时,才知那是每一朵紫花中的最浅淡的部分,在和阳光互相挑逗.
  这里春红已谢,没有赏花的人群,也没有蜂围蝶阵.有的就是这一树闪光的、盛开的藤萝.花朵儿一串挨着一串、一朵接着一朵,彼此推着挤着,好不活泼热闹!
  "我在开花!"它们在笑.
  "我在开花!"它们嚷嚷.
  每一穗花都是上面的盛开、下面的待放.颜色便上浅下深,好像那紫色沉淀下来了,沉淀在最嫩最小的花苞里.每一朵盛开的花像是一个张满了的小小的帆,帆下带着尖底的舱.船舱鼓鼓的,又像一个忍俊不禁的笑容,就要绽开似的.那里装的是什么仙露琼浆?我凑上去,想摘一朵.
  但是我没有摘.我没有摘花的习惯.我只是伫立凝望,觉得这一条紫藤萝瀑布不只在我眼前,也在我心上缓缓流过.流着流着,它带走了这些时一直压在我心上的焦虑和悲痛,那是关于生死谜、手足情的.我浸在这繁密的花朵的光辉中,别的一切暂时都不存在,有的只是精神的宁静和生的喜悦.
  这里除了光彩,还有淡淡的芳香,香气似乎也是浅紫色的,梦幻一般轻轻地笼罩着我.忽然记起十多年前家门外也曾有过一大株紫藤萝,它依傍一株枯槐爬得很高,但花朵从来都稀落,东一穗西一串伶仃地挂在树梢,好像在察颜观色,试探什么.后来索性连那稀零的花串也没有了.园中别的紫藤花架也都拆掉,改种了果树.那时的说法是,花和生活腐化有什么必然关系.我曾遗憾地想:这里再看不见藤萝花了.
  过了这么多年,藤萝又开花了,而且开得这样盛,这样密,紫色的瀑布遮住了粗壮的盘虬卧龙般的枝干,不断地流着、流着,流向人的心底.
  花和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,但是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.我抚摸了一下那小小的紫色的花舱,那里满装生命的酒酿,它张满了帆,在这闪光的花的河流上航行.它是万花中的一朵,也正是由每一个一朵,组成了万花灿烂的流动的瀑布.
  在这浅紫色的光辉和浅紫色的芳香中,我不觉加快了脚步.
 
 
展开全文阅读
剩余:2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