給我個優美的散文開頭我相當作文開頭用 最好寫景物

問題描述:

給我個優美的散文開頭
我相當作文開頭用 最好寫景物
1個回答 分類:語文 2014-10-02

問題解答:

我來補答
  朋友,你到過天山嗎?天山是我們祖國西北邊疆的一條大山脈,連綿幾千里,橫亙準噶爾盆地和塔里木盆地之間,把廣闊的新疆分為南北兩半.遠望天山,美麗多姿,那長年積雪高插云霄的群峰,像集體起舞時的維吾爾族少女的珠冠,銀光閃閃;那富于色彩的不斷的山巒,像孔雀正在開屏,艷麗迷人.
  天山不僅給人一種稀有美麗的感覺,而且更給人一種無限溫柔的感情.它有豐饒的水草,有綠發似的森林.當它披著薄薄云紗的時候,它像少女似的含羞;當它被陽光照耀得非常明朗的時候,又像年輕母親飽滿的胸膛.人們會同時用兩種甜蜜的感情交織著去愛它,既像嬰兒喜愛母親的懷抱,又像男子依偎自己的戀人.
  如果你愿意,我陪你進天山去看一看.
  夜暮中,草原在繁星的閃爍下或者在月光的披照中,該發生多少動人的情景,但人們卻在安靜的睡眠中疏忽過去了;只有當黎明來到這草原上,人們才會發現自己的馬群里的馬匹在一夜間忽然變多了,而當人們懷著驚喜的心情走攏去,馬匹立刻就分為兩群,其中一群會奔騰離你遠去,那長長的鬣鬃在黎明淡青的天光下,就像許多飄曳的緞幅.這個時候,你才知道那是一群野馬.夜間,它們混入牧群,跟牧馬一塊嬉戲追逐.它們機警善跑,游走無定,幾匹最驃壯的公野馬領群,它們對許多牧馬都熟悉,相見彼此用鼻子對聞,彼此用頭親熱地磨擦,然后就合群在一起吃草、嬉逐.黎明,當牧民們走出蒙古包,就是它們分群的一刻.公野馬總是掩護著母野馬和野馬駒遠離人們.當野馬群遠離人們站定的時候,在日出的草原上,還可以看見屹立護群的公野馬的長鬣鬃,那鬣鬃一直披垂到膝下,閃著美麗的光澤.
  我不由得停住了腳步.
  從未見過開得這樣盛的藤蘿,只見一片輝煌的淡紫色,像一條瀑布,從空中垂下,不見其發端,也不見其終極,只是深深淺淺的紫,仿佛在流動,在歡笑,在不停地生長.紫色的大條幅上,泛著點點銀光,就像迸濺的水花.仔細看時,才知那是每一朵紫花中的最淺淡的部分,在和陽光互相挑逗.
  這里春紅已謝,沒有賞花的人群,也沒有蜂圍蝶陣.有的就是這一樹閃光的、盛開的藤蘿.花朵兒一串挨著一串、一朵接著一朵,彼此推著擠著,好不活潑熱鬧!
  "我在開花!"它們在笑.
  "我在開花!"它們嚷嚷.
  每一穗花都是上面的盛開、下面的待放.顏色便上淺下深,好像那紫色沉淀下來了,沉淀在最嫩最小的花苞里.每一朵盛開的花像是一個張滿了的小小的帆,帆下帶著尖底的艙.船艙鼓鼓的,又像一個忍俊不禁的笑容,就要綻開似的.那里裝的是什么仙露瓊漿?我湊上去,想摘一朵.
  但是我沒有摘.我沒有摘花的習慣.我只是佇立凝望,覺得這一條紫藤蘿瀑布不只在我眼前,也在我心上緩緩流過.流著流著,它帶走了這些時一直壓在我心上的焦慮和悲痛,那是關于生死謎、手足情的.我浸在這繁密的花朵的光輝中,別的一切暫時都不存在,有的只是精神的寧靜和生的喜悅.
  這里除了光彩,還有淡淡的芳香,香氣似乎也是淺紫色的,夢幻一般輕輕地籠罩著我.忽然記起十多年前家門外也曾有過一大株紫藤蘿,它依傍一株枯槐爬得很高,但花朵從來都稀落,東一穗西一串伶仃地掛在樹梢,好像在察顏觀色,試探什么.后來索性連那稀零的花串也沒有了.園中別的紫藤花架也都拆掉,改種了果樹.那時的說法是,花和生活腐化有什么必然關系.我曾遺憾地想:這里再看不見藤蘿花了.
  過了這么多年,藤蘿又開花了,而且開得這樣盛,這樣密,紫色的瀑布遮住了粗壯的盤虬臥龍般的枝干,不斷地流著、流著,流向人的心底.
  花和人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不幸,但是生命的長河是無止境的.我撫摸了一下那小小的紫色的花艙,那里滿裝生命的酒釀,它張滿了帆,在這閃光的花的河流上航行.它是萬花中的一朵,也正是由每一個一朵,組成了萬花燦爛的流動的瀑布.
  在這淺紫色的光輝和淺紫色的芳香中,我不覺加快了腳步.
?
?
展開全文閱讀
剩余:2000